百姓彩票-抗美援朝结束后, 志愿军5个副司令员, 回国后都担任过什么职务?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媒体报道 > 抗美援朝结束后, 志愿军5个副司令员, 回国后都担任过什么职务?
抗美援朝结束后, 志愿军5个副司令员, 回国后都担任过什么职务?
发布日期:2022-11-28 19:58    点击次数:194

在抗美援朝期间,除了大名鼎鼎的总司令员彭德怀元帅外,党中央还为他先后配置了五个副司令员,他们分别是邓华、洪学智、韩先楚、宋时轮、陈赓,四个上将,一个大将,可谓是豪华天团。

这里也把几位司令员分为几个阶段来做介绍,便以“抗美援朝”作为一个主分界点,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革命生涯

老规矩,先来一番出生调查,我们以五位副司令员的入朝时间为顺序。入朝之时便已配有三位副司令员,第一副司令员为邓华,第二副司令员是洪学智,第三副司令员是韩先楚。

邓华出生于一九一零年,朝鲜战争爆发时他四十岁,所谓“四十男人一枝花”,这是解放军中的中坚力量。邓华将军出生不错,属于是书香门第,小小年纪便已经能够读私塾了。十五岁时,正是所谓的“中二年级”,邓华开始就读于学院,顺理成章地接触到新思潮,加入了爱国学生运动。

到一九二七年,十七岁,他在南昌起义之前便加入了共产党,第二年便参加了朱德、陈毅两位元帅领导的湘南起义,再次顺理成章地进入了朱德元帅的队伍,一起上了井冈山。此后参加“反围剿”,参加长征,基本履历和元帅们几乎是同步的。

到抗战时候,邓华在八路军115师,师长是林,副师长是聂荣臻,政治部罗荣桓,所以他也参加了平型关大捷。在副师长创立五台山抗日根据地的时候,他也参与创立了冀东抗日游击根据地,多次打退了敌人的扫荡。

抗战胜利后,邓华担任东北的保安副司令兼沈阳卫戍司令,之后自然也是跟着林彪和罗荣桓一路南下,参与平津战役,建国前便已经作战到了广东。朝鲜战争爆发当年,邓华组织指挥了海南岛战役,到七月的时候,党中央未雨绸缪,组建东北边防军,邓华便被调任过去担任了第十三兵团司令员,所以最后也是顺理成章地于十月份跟随彭德怀元帅第一批入朝。

洪学智出生于一九一三年,比邓华还要小三岁,这个时候,大清都亡了一年了。洪学智的家境贫寒,只能勉强读个小学,后来便要为了生计打工了。一九二八年的时候,随着各地革命浪潮的兴起,十五岁的洪学智也加入了革命浪潮,第二年便已经是游击队的小队长了,也在这时他加入了红一军,之后上了井冈山。

之后同样是参加参加“反围剿”,参加长征,到抗战时期他率领抗大第三大队的学员赶往太行山抗日前线,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后来进入新四军,培养了大批的干部。到解放战争时,洪学智已经是新四军第三师的副师长,之后进入东北。随后他的履历和邓华大差不差,也是在海南岛打仗完后就被调任东北边防军任第十三兵团司令员的副司令,也就是邓华的副手。

“旋风将军”韩先楚也是出生于一九一三年,与洪学智同岁。韩先楚是典型的贫苦家庭出身,当过放牛娃、干过学徒,做过短工。一九二七年南昌起义爆发,带起了各地的革命浪潮,同年在湖北就爆发了黄麻起义,起义中的领导人并不是大众熟知的人物,但时年才十四岁的邓华便找到了契机,投身了革命。

二十岁时,已经是游击队独立团团长的韩先楚被红25军收编,正式进入了红军大家庭,之后的事情就与其他几位差不多了。抗战时期,韩先楚被任命为八路军115师344旅688团的副团长,和邓华属于同一支队伍一样。

但他之后却是跟着徐向前的129师挺进冀南,开辟了冀南抗日根据地。日本投降后,韩先楚便带领着抗日军政大学学员一大队率先抵达了东北,参加创建了东北根据地。在东北解放后,韩先楚一路南下,在新中国成立前夕解放了长沙,并出任湖南军区副司令员,随后也参加了海南岛的陷解放战争,所以他也是随着前两位一起进入了东北边防军,之后一起进入朝鲜半岛。

第四位是宋时轮将军,他比前面三位将军晚一个月入朝,而他带去的就是著名的第九兵团。宋时轮出生于一九零七年,比林彪还要大上三个月。他虽然出生于农村,但是还是有机会读个县立中学。十六岁的时候,宋时轮进入了军阀吴佩孚的军官教导团,就此开始了从军生涯,三年后又考入了黄埔军校第五期,同时加入了共青团。

又过一年,南昌起义之前,宋时轮便入了党,随后在“415”惨案中作为“共党嫌疑”下了狱。一年后出狱,宋时轮便开始在湖南、江西一带组建游击队,后被编入工农红军第六军。随后依然是“反围剿”、长征。抗战时,宋时轮被任命为八路军第120师358旅716团团长,这是贺龙的队伍,而宋时轮在雁门关以北开辟了抗日根据地,随后又往河南、山东。

一九四六年的时候,抗战一结束,宋时轮便跟随叶剑英一起同国民党进行谈判,这期间险些遭到国民党特务的刺杀。解放战争时,宋时轮在山东野战区,参与了著名的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之后参与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

解放上海后,宋时轮便兼任了淞沪警备区司令员。朝鲜战争爆发时,宋时轮在华东军区任第九兵团司令员兼政委,本来是在准备渡海登陆作战,受到抗美援朝号召,在一九五零年九月解除渡海登陆任务,十月开始往津浦路徐州、济南间进行整训,赶在十一月末正式入朝。

“幽默大将”陈赓将军是最晚进入朝鲜的,原因在此前的文章有多次提及,在宋时轮将军带着第九兵团入朝时,陈赓将军才从越南返回北京。

陈赓出生于一九零三年,是几位副司令中年岁最长的。与其他几位副司令不同,陈赓将军算是出身将门,祖父就是湘军将领,所以从小就能读私塾,十二岁就能读新式学校,十四岁就为了逃婚,跑去了湘军当兵。后来又觉得旧军阀军队太黑暗了,索性离开军队去干起了铁路职员。也在这时,他接触到了毛泽东创办的自修大学学习,接受了革命思想,并于一九二二年入了党。他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学员,与蒋先云、贺衷寒并称为“黄埔三杰”。

一九二五年,时年二十二岁的陈赓参与了蒋介石指挥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因为此前的出色表现,他被蒋介石调到了身边当亲卫,也在这时期发生了“救蒋”事件。之后因为共产党的身份,他与蒋介石公然对抗。

之后一度去过苏联学习,回国后还是在北伐军中任职,并且负责了中共五大的安保工作,著名的“纸条告白”事件发生在这一时期,同年参与南昌起义,之后在上海、天津等地做地下党工作,一九三一年到达鄂豫皖红色区域进入红四军,然后是“反围剿”和长征,和蒋介石的“你瘦了”事件发生在这一时期。抗战时期,陈赓被任命为八路军第129师第386旅旅长,随徐向前作战,参与了夺取娘子关、解放沁源等多次战斗。

解放战争时期,陈赓主要是在山西一带作战,之后配合刘邓大军一路作战,参与了淮海战役、解放滇南等。朝鲜战争爆发时,陈赓正在越南当军事顾问,帮助北越打击南面的法国殖民者和伪政府,十一月才回到北京,年底便赶赴朝鲜。

第二阶段:抗美援朝

邓华在东北边防军任职时期便时刻关心朝鲜战局,并且第一个提出了“大胆渗透,向敌侧翼背后穿插,分割包围,各个击破”、近战、夜战的战术,这些战术后来被广泛运用于朝鲜战场。到一九五一年的时候,邓华就已经是中方派出与美方进行停战谈判的重要代表。

一九五二年初夏,彭德怀和陈赓先后因为身体原因回国养病,整个志愿军的重担便落在了邓华的身上,也迎来了邓华在朝鲜战场上的高光时刻,在他的领导下,上甘岭战役和金城战役都取得了巨大的胜利,硬生生地把美军按在了谈判桌前。邓华将军自然也是谈判桌上的重要代表,终于逼迫了美国、南朝鲜签字停战。

洪学智在抗美援朝的时候主要兼任志愿军后勤司令部的司令员,主抓后勤,在条件极为苛刻的情况下竭力保障前线作战的物资供应,为夺取战争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特别是在“绞杀战”时,在洪学智的指挥下,志愿军工兵部队和在后方休整的各军及各兵团直属队努力赶工,不仅是加宽加固公路,还修建了数百千米的公路,并且在沿途修筑了许多水下桥和汽车隐蔽所,粉碎了敌人的企图。一九五一年的十月二十五日,朝鲜政府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一周年,决定给彭德怀颁授勋章,彭德怀都说,这个勋章应该给洪学智。

韩先楚与洪学智的任务不同,他是真正地赶往前线亲自指挥。入朝后的第一场战役,韩先楚不顾敌机轰炸,直奔40军军部,主持西线的作战指挥,直接灭掉了南朝鲜第6师的主力;在第二次战役时又指挥38军重创美军第2师;

第三次战役时,韩先楚指挥右纵队四个军附六个炮兵团击溃“联合国军”,占领了汉城;第四次战役时,韩先楚依然指挥西线,配合着东线指挥的邓华,完美完成了汉江南岸的阻击战,坚守防二十三天;至第五次战役时,韩先楚又率40军穿插入敌人纵深三十公里,把“联合国军”东西分割,使其不能相互支援。如此功勋,韩先楚自然也是获得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颁发的一枚一级国旗勋章,两枚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宋时轮在入朝之前便开始研究美军的路数,并且提出:制海、制空权在敌人的手中,我军就必须出奇制胜,战场选择要力争减弱敌人海军、空军的作用,所以作战时间要在夜里;部队要求精干、利于动机,战术上要割裂对手,各个歼灭;要以运动战为主,阵地战为辅,正规战与游击战相结合,从敌人侧后出击。

所以,在长津湖战役时,宋时轮专门制定了详细周密的保密制度和伪装措施,就是用以奇袭,一举重创美军陆战一师。但由于第九兵团牺牲巨大,一九五二年秋,宋时轮便随军一起回国了。

陈赓三入朝鲜,参与制定了多项抗美援朝决策,尤其是“坑道防御体系”的建设,为后来上甘岭战役的胜利奠定了重要基础。只是陈赓身体不好,三次入朝都没有待太久就被迫回国治病。

第三阶段:后开国时代

邓华于一九五四年终于结束了自己在朝鲜的任务光荣回国,再次回到了东北军区任第一副司令员、代理司令员、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沈阳军区司令员,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一九五八年,当所有人都因为“大跃进”而浮躁的时候,邓华将军多次强调要:“所谓跃进,不能只是数量上的跃进,而且也要求质量提高,多快好省是统一的,因此在训练中要特别注意质量。”

然而在第二年,他就因彭德怀案牵连被撤职,被迫离开了待了三十多年的军队,随后被派往了当时被认为是偏远地区的四川出任副省长。

名为副省长,其实不过是挂职而已,已经五十岁的邓华将军原本可以直接“躺平”,但他还是立即投入了新的工作,从头开始学习农业建设,在几年的时间就踏遍巴山蜀水进行实地考察。

只是在那个特殊时期,政治氛围极度紧张的高压环境下,邓华的身体每况愈下,终于病倒了,休养了一年多,然后再次回到岗位主抓农业。终于熬到了一九七六年,邓华也终于迎来了新的转机,重新回到了部队,出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此时距离他离开部队已经有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足够一个初生婴儿成长为小伙子,而此时的邓华也已经是六十七岁高龄了,但是他依然是干劲十足。可惜不到两年,身体变得更差了,再次入院,这次病情反反复复。

当他在弥留之际,中央彻底为他平反的通知终于下达,老将军两眼湿润,说话都非常吃力了,却还是要说:“多想为党、为军队建设再做点工作呀……可惜……可惜……来不及了。”一九八零年七月三日,邓华在上海华东医院与世长辞,享年七十岁。

洪学智与邓华同时回国,因为在战场上的得力表现,洪学智直接就被任命为了总后勤部副部长。任职期间,洪学智发力为我军的后勤进行理顺、健全和改革,为解放军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后勤保障体系,为我军的现代化建设也立下了汗马功劳,并且在一九五九年的时候将这套理论在西藏平叛上率先运用。所以一九五五年的时候,洪学智也被授予了上将军衔。

但是在一九五九年的时候,洪学智也因为彭德怀案被牵连,离开了部队,被调往了吉林省进行农业和重工业的工作。可是他比邓华运气更差,在一九六六年后又被批斗,到一九七零年时又被下放到农场进行改造。

在一九七四年的时候重返建设工作,出任吉林省石油化工局局长。邓小平上台后,洪学智也被当选为中央军委委员,出任了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

在新的岗位上,时年六十四岁的洪学智将军大搞生产研发,推进军工民用,为我国的国防工业现代化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一九八零年的时候,洪学智再次回到了总后勤部部长的位置上,努力促进我军后勤的现代化建设。七年后,他出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并且在一九八八年的时候,我军第二次大授衔时,洪学智再次被授予了上将军衔,可谓是独一无二。

一九九零年,洪学智被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再三年,他被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八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党组成员。一直到二零零六年,高寿九十四岁的洪学智将军于北京逝世,是几位副司令员中最长寿的一位。

韩先楚回国后便出任中南军区的参谋长,一九五五年的时候被授予了上将军衔,在一九五七年的时候指挥了“炮击金门”。后来韩先楚也就主要是驻守在福建,从一九六二年到一九七三年,在韩先楚的指挥下,我军在东南沿海一共歼灭了国民党军的骚扰小队九十余次,歼敌一千多人。

也因为韩先楚将军身处在如此重要的地位,他并没有被卷入“十年浩劫”中。一九七三年八大军区对调,韩先楚便从福建被调往了西北的兰州,在这里,他再次稳住了军队,韩先楚在兰州一待就待到八十年代。

一九八三年,韩先楚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但是仅仅三年之后,韩先楚将军就在北京病逝了,享年七十三岁。一九八七年,韩先楚的骨灰被安放在了红安烈士陵园,荣归故土。

宋时轮回国后就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兼政治委员,一九五五年的时候被授予了上将军衔,一九五七年的时候又被任命为军事科学院第一副院长,参与解放军的现代化建设。

一九七一年后,宋时轮得以恢复工作,次年就又被任命为军事科学院院长,参与编审、编写了多部军事题材著作与论文,是中国军事百科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一九八四年,宋时轮被任命为中央军委战史、军史编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一九九一年,宋时轮将军在上海病逝,享年八十四岁。

陈赓回国后便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院长,也是解放军现代化建设的奠基人之一。一九五四年时,陈赓就任解放军的副总参谋长,一九五五年的时候被授予了大将军衔,同年任第一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一九五七年又参加军事代表团访问苏联。

但是因为疾病缠身,陈赓并没能在岗位上坚持多久。从一九五七年起,国务院就已经开始逐步免除陈赓身上的多重任务,只是一直保留着院长兼书记。1961年2月 ,陈赓由北京至上海疗养,住在华山路华东局招待所。带病期间,他还在撰写《作战经验总结》,想为解放军的战略资料留下宝贵财富,原计划要写六章,可是序言刚刚完成,陈赓将军就因心肌梗死世长辞,享年五十八岁。

五位副司令员,五位铁血将军,五位都在不同的时期为中国的革命、为祖国的统一、为新中国的建立、为解放军的未来作出过卓越贡献。在解放军传承的遗产中,将军不死,精神永存。



相关资讯